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影视

捉妖记2》:不能因是合家欢电影 就角色复杂性

更新时间:2018-07-13 23:30:54

  凤凰网娱乐讯(文/初号机) 在很多人看来,《捉妖记》从当年历经柯震东吸毒事件全面重拍,到2015暑期档刷新中国影史票房纪录,整个过程,至今是个未解之谜。有人这么分析,这种制片灾难,虽然恐怖,但它既带来

  凤凰网娱乐讯(文/初号机) 在很多人看来,《捉妖记》从当年历经柯震东吸毒事件全面重拍,到2015暑期档刷新中国影史票房纪录,整个过程,至今是个未解之谜。

  有人这么分析,这种制片灾难,虽然恐怖,但它既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,还能把第一次拍摄中不完美的操作改掉,让电影更精准,更利于投放。从美国归来的许诚毅,虽然在那段日子里混沌,却也快马加鞭地接轨电影创作规矩,在最短时间里一次吃尽所有苦头。在重拍的片场,所有人都能一起帮助新来的井柏然同学,让他最快速度,一脸懵逼地完成这道回锅肉。

  所以,在没看《捉妖记2》前,你会发现它在创作上更加,对,是,不是从容。片方找来梁朝伟升级卡司,直接把井柏然、白百何甚至是胡巴本巴压至二线,即便轮到白百何大闹出轨幺蛾子,这戏也不会大动干戈,而更有性侵绯闻缠身的曾志伟直接五六个镜头了事,和拍完口碑崩塌的《妖铃铃》的吴君如一起变成了友情客串。犹如佛光开,信手拈来。

  就是在这种懒惰和算计的升级过程中,《捉妖记2》掉进了奸商思维的安乐窝。糊弄的人设,层出不穷的bug,还有全新的低幼情节,这些都能搞得你。李宇春苦追梁朝伟这尬一般的情节,会让你如坐针毡。可怜的胡巴,每一次出场都堪比一个重磅救世彩蛋,就好像《冰河世纪》里那只戏多的小松鼠,或者《神偷奶爸》里没有一句台词也能抢戏的小黄人,疲惫地扭转各种人类角色的尬演一个已经不属于胡巴的故事,却要为它的命运苦苦,就像为每一场失败的戏份致歉。话说回来,那倒是真的省下不少CG费呢。

  《捉妖记2》有一个丧丧的开场,一群披着人皮的妖在搞春晚,跳着六一儿童节少年宫汇报演出级别的舞蹈,让你不想记得也根本没法记得它们唱了啥。可能它们在庆祝第一集票房大卖吧,这份,让妖王察觉到胡巴的下落,自己的军师前往捉拿小萝卜精。这个妖王就是一团雾霾,他就这么一场戏,之后就没了,再也没有了,可能它就是一团雾霾,随着空气质量转好,消失了。接着,第一场炫耀特效的群妖斗大妖的戏码开始了,受到各种惊吓嗷嗷叫的胡巴再度回人界。

  等一下,胡巴又回到了人界?和上集时间节点也就差了半年啊。原本续集是让你看到更多妖界和奇趣世界观的,不好意思,暂时没有,大概编剧团们压根还没想清楚吧。

  正是续集继续在上一集格局里打转,这集的格局不但没有打开,世界观反而拉小了。因为,就像我之前说的,梁朝伟饰演的徒才是这部戏的真实主角,井柏然白百何夫妇的另一条线索基本属于副线,大部分时间对整个故事没有任何推动力。

  好了,序幕结束,一个长达100分钟的bug盛会开始了。(涉及到剧透,但是我觉得透多少都没有问题)白百何带着产后抑郁的井柏然去看医生,遇见几只装扮成孕妇的妖怪,结果它们被天师堂大师兄杨祐宁抓走,但杨祐宁其实就是妖王的军师,这几个小妖都是他手下,那么,一系列烧脑的问题来了:电影中展现的那么宏大的天师堂,以及捉妖高手,竟然全被妖并控制了,而最后白百何和井柏然又了军师,这不可信的战斗力逻辑从哪里来?天师堂到底是怎样的存在,这里到底有没有人类?天师堂的“军饷”为什么这么多,从何而来,整个机构到底怎么运转的?天师堂里的骨灰宅男发明家大鹏是不是妖,如果不是妖,他是否发现天师堂已被妖怪掏空?天师堂捉妖师既然都是妖怪,为何它们还真的煞有介事去捉各种小妖,为了井柏然夫妇,引诱出胡巴下落吗,那这个弯子绕的有点大吧?如此,那一开始这群妖怪假扮成孕妇看病又到底是什么目的,只能说,它们真的怀孕了吧。更让人糊涂的是,这个世界的人,好像对随处可见的妖怪毫无感想,难道整部电影的人也都是妖,主角们身处电力公司吗?

  这么多世界观上的疑问、自相矛盾的bug和逻辑线索的缺失,竟然,还只是一条副线!而它从与序幕的衔接关系来说,本来应该是主线的啊!

  最终主线留给的就是片酬最贵的那位了,看徒梁朝伟如何浪子回头。胡巴回到人界后,其实一直和梁朝伟发生交集,并且编剧一拍脑袋,想出了一个“吐口水”的招数,凡是被胡巴喷了一脸口水的,都会在胡巴惊叫时看到胡巴所看到的景象,从而找到胡巴,来它。

  于是,副线的bug矛盾和主线的bug矛盾完美交织在一起,因为在上一集中,白百何就已经被胡巴吐过口水,也就是说,她和梁朝伟会同时看到胡巴的险境,但是在电影一开场,胡巴在妖界被军师追,各种大呼小叫的时候,白百何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本能反应,这完全是因为编剧临时起意,过一时创意之瘾,而忽略全局的合,编剧片场飞纸仔嘛,传统来的。

  那你想知道井柏然夫妇是怎么找到梁朝伟胡巴的吗走!在!!上!碰!见!的!

  太曲折了,这一幕太有情感冲击力。白百何和井柏然都演的潸然泪下,因为,这种巧合,实在是太漂亮了!一点都不刻意!

  你可能会问,上集主角变成副线,那梁朝伟的主线拍得好看,也无妨啊,也值得啊,毕竟伟仔多少年不演古装喜剧了。

  这就要说全片手锏,哦不,是华语电影的手锏李宇春出场了。李宇春演的是个富婆,至于她怎么富起来的,不知道,可能就跟李宇春怎么火起来的差不多,总之就是老有钱了,维度没有爱情,对自己的美丽缺少自信。她苦追梁朝伟,就像当年曹操苦追关羽,让你来个五关六将,反正都是我的场子,你每次出老千被抓,那都是我换取你爱情的砝码。

  最的是,李宇春有一堆女随从,这些女随从长得都很妖艳,她们各种SM梁朝伟,比如把他绑起来,用羽毛刷脚心,程度直逼《红海行动》。可是,这种满堂的设置,一般只有男性才做得出来(参考《富春山居图》佟大为),可为什么要李宇春来演呢,大家帮我想一想。别想了,还有更的设定,梁朝伟在片中,特别喜欢吃玉米!李宇春,玉米,天哪,这种愉悦的隐喻可以再多来两三处吗(就好像《血滴子》里李宇春在一片玉米地里)!

  故事演到这里,就得靠我们的终极烂梗道歉机胡巴反复出场了!它,和上集,没有任何一丢丢的变化,依然是那催泪的婴儿发声,萌得你一脸妖血,它的一举一动,能让你忘记之前或者即将到来的所有bug。胡巴太可爱了,以至于,不能给它那么多的戏,不然,就不值钱了。你可以看完电影出门去吃麦当劳,点一个胡巴套餐,在那里继续追它。

  《捉妖记2》唯一有大变化的是动作指导,这一次是甄子丹日本大徒弟谷垣健治操,虽然他是写实搏击,但他回国后拍摄的《浪客剑心三部曲》也是古装戏,所以很多动作节奏蛮像的,例如开场白百何降的孕妇妖,个个神出没,还能伏地奔跑或滑行阻击,整体风格还算凌厉。谷垣健治之前也帮安乐公司的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担任动作指导,之后大概会长期和安乐合作。但在终极决战的时候,还是了奇幻想象力的不足,只有白百何的符踩着蜜蜂战斗让人眼前一亮,其它都是《仙剑》玩剩下的。

  你要说《捉妖记2》真的一无是处,也不是。它其实藏着很多现代语境的表达,比方说吐口水的原理,其实来自宝宝器,这要是能再想一步,引申到某幼儿园事件,那绝对可以再加一颗星,然而并没有。还有整部电影强调的是家庭的完整性,井柏然在一个思念装置前探索胡巴的,一个人做不到,只有白百何一起来,才能达成,可见家庭完整的重要性。更有趣的是,在胡巴口水的影像干扰下,井柏然和白百何总是房事不成,就算井柏然脱了裤子,白百何还是难以做到,暂且不说现实影射,就说这种孕婴后对夫妻两性生活的影响,那还是很负面的。而梁朝伟那一边则是在说,单亲家庭里,有一个好的父亲是最的事。

  最后心疼一下杨祐宁吧,他其实从一开场大侠下凡,到最后真身显露,这一,在人格上都没什么破绽,他甚至都没有对胡巴有多,他只是一个命令的执行者,但是化妖大战之后,他却是相最惨的一个,让这个角色在设定和情感承载力上非常失衡。假设他跟胡巴有某种至亲关系,他最后选择的是,那也能和家庭主题扯上一点联系,我们到最后,不知道是同情这个反派还是,我们对他毫无感情投射。不能因为这是一部合家欢电影,就了角色的复杂性,对吧。

  归根结底,《捉妖记2》太赶工,太急于求成,它的几十家商业版权合作也印证了这一点,这就是一个IP无限产品化的过程,想起上一集电影票房井喷时,安乐公司连玩偶开发商都没有搭建成型,以至于首批胡巴玩偶紧急上市,质感极差。可见,江老板顿时想明白了,想开了。毕竟《赛车总动员》系列越拍越烂,但玩具是卖得一点不拖后腿。

  胡巴也不太可能轻易长大,这对产品经营很不利,它就得是个孩子才好卖棉绒玩偶。而梁朝伟会继续成为这个世界的第一主角,年轻人玩的太疯,指不定哪天,又捅娄子,还是清心寡欲,没事喂喂鸽子的男艺人更安全。

  扒得更深,揭得更透,更多不可说的秘事,尽在“凤凰”(微信号:entifengvip),添加免费阅读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乡村旅游开发让村民分享到旅游发展带来的实惠
乡村旅游开发让村民分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